文学艺术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文化生活 > 文学艺术
杨靖军作品——《樗 树》
发布时间:2016-09-08     作者:杨靖军  来源:动力车间  浏览数:12338   分享到:

樗(chū )树,中文学名臭椿树,它是区别于我们常吃的香椿树的,在名贵树种的名录里,你是见不到它的,也许因为它的名字,还会惹人厌的,然而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我却对它有一种莫名的喜欢,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喜欢愈来愈浓烈,这种喜欢来源于公司一期空分装置南边的绿化带里的两棵椿树,每当我从它旁边路过总是要注视它一小会,内心亦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与敬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也不知在什么时间,它们从地底下冒了出来,冬去春来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如今已长成参天大树,郁郁葱葱。记得那里曾经有一棵桃树,每逢春天桃花娇艳,招蜂引蝶,引得路人纷纷与之合影留念,也许是自身免疫力差,竟中途夭折,那里从此便寂静了下来。只有那两棵椿树不挑不拣,在几株零散的冬青与月季的陪伴下,默默的成长,当我注意到它时,竟须仰视!

多年来,它一直陪伴着我们成长,对它的成长我想大多数人可能是忽视或者是漠视,也许我就是其中一位,及至看到到今天的它,感觉自己再也不能漠视了,要为它写点什么,是赞美、是颂扬还是其它?自己竟一时也摸不着头绪,在无绪中我忽然想起了《爱莲说》中的“自李唐来,世人甚爱牡丹,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……”“莲之爱,同予者何人?” 我也想说:樗树之爱,同予者何人?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面对化工现场的生产环境,我想是不能用美好、肥沃、适宜等来形容的吧,但是这一切对它来说是无所谓的,它立于天地间吸取大自然的精华,没有园丁的精心养护,唯有大地母亲的滋养。每逢春季,当我们享受着着香椿的美味时,他不与杨柳争春,不与牡丹争艳,只是从光秃秃的树干上默默的长出新绿,为春天、为大地凭添一份绿色。

说实在的樗树春天的样子着实不怎么美,因为他长得高大,树枝延伸得远,新春来临时只在顶部长出稀疏的绿叶,稀稀拉拉,看上去没有生机,当时我看到她的样子,内心忽然一惊,怎么了?你看上去有些病态,难道你高大的身躯就熬不过这个冬天么! 我刚喜欢上你你就要离我而去吗?在黯然神伤中我只有默默地为她祝福,希望他从逆境中走出,焕发出勃勃生机。

在我的祝福与关注中,这一天终于来了!初夏,他终于羽翼丰满,全身挂满了翠绿的树叶,枝繁叶茂,为生产区尽情的谱写绿的诗意,在它的枝头不时传来几声雨燕的啾鸣。它满身的碧绿,在阳光下泛着诱人的青翠,我不禁哑然了,这就是被我们忽略了的美!他从头到脚,都被绿叶包围,为其下生长的鲜花、小草遮风挡雨,护佑他们成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秋风渐至,经过春、夏的滋养,它的绿意更加深厚,透出一层墨色,葱葱茏茏。在秋风的吹拂下,你能看见在它的枝叶间挂着一些白色的果实,以它为母体的昆虫的成虫“花花媳妇”(这是我们乡间的俗称)张开灰色的翅膀飞来飞去不时显露出身下的“红盖头”点缀在这墨绿之中,虽不及其旁的月季鲜艳,但在我看来,这竟也有些诗意。

秋日的黄昏,站在其下闭目,静听秋蝉嘶鸣,我知道这嘹亮的歌声是用来谢幕的,是给自己的,更是唱给樗树的,四季轮回,樗树从大地母亲那里滋取了三季的营养,在即将到来的严冬,它毫不犹豫的脱下自己外衣轻轻地盖在了母亲的身上,任凭寒风、冬雪对自己的侵扰,义无反顾,因为它知道,他的成长永远也离不开母亲的呵护!

站在道旁看着它丰茂的枝叶,笔直的树干,昂首而立,心中再一次对它油生赞美与敬仰之情:樗树,你从不计较自己的生长环境与人们对你的误解,默默成长,甘愿最美的把绿色带给人间。

我想说:亲爱的朋友们,我不想让你们和我一样去敬仰这棵树,但从它的生存、生长的过程中,我们难道不能汲取一些有益于自己的东西吗?当人生不如意时找这样一棵大树与它对话吧,你会受益颇多。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