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艺术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文化生活 > 文学艺术
霍丽君作品——《花事心结》
发布时间:2016-05-09     作者:霍丽君  来源:渭河学校  浏览数:13053   分享到:

人间最美四月天。雾缠霾绕的冬日渐行渐远,褦襶阻人的时日悄然而去。青衣薄衫,舒筋活络,只觉脚步轻快,身轻如燕。抬眼望去,碧空如洗,心儿眼儿都觉得豁亮无比。几处向阳的树上,鸟儿不知疲倦地啼叫,缠缠绵绵,重重复复,清脆悦耳的声音像滑滴在青石上的一线灵泉。望不见它们的身影,叫不上它们的名字,听不懂它们的语言。其实,鸟儿喜欢唱的歌,人不一定能听懂,人爱不爱听都一样,鸟是唱给鸟听的。

微风细雨催花信。昨夜,一刹绵绵的春雨过后,晨曦初露,我漫步在公园弯弯曲曲的小径上,清新的空气中氤氲着丝丝缕缕的香气,沁人心脾,深深地吸口气,五脏六腑仿佛被山间的清泉洗过一般干净舒坦。蓦然间,一片紫荆花海惊艳了我的双眸,那是一种怎样的繁茂啊﹗花朵密密麻麻,挨挨挤挤簇拥在一起,花梗紧紧贴附着青黑色的枝条。那是怎样的一种色彩啊﹗紫色的花朵仿佛能揉挤出浓浓的汁液,从树上一直流淌到树下。这是紫色的世界,紫色的王国。落英缤纷,恍惚间,莫不是误入了陶潜的世外桃源?还好是寂寥无人之时,让我耳畔有难得的清静,心境有久违的平和,多日淤积在心头的惆怅在紫色的光亮中流淌……

惜芳菲怎肯负花期。公园深处,几棵参天的古松旁,一树静默的白樱花扑入我的眼帘,花朵密如繁星,柔和的阳光下,花朵如绸似缎,娇嫩得让你素手愁伸,不忍碰触。洁白的颜色荡涤着心灵深处的污垢,让你心无杂念。树下,白色的花瓣静静地飘落,一片片,一层层,无声无息,让你不忍大声说话,生怕打破这里的安宁,只是远远地伫足凝望良久,便又转身匆匆离去。没有牡丹花开的绚丽娇艳,惊世骇俗,没有玉兰绽放的卓尔不群,遗世独立,你默默地与绿叶相伴相依,不离不弃。不喧哗,不造作,不张扬。然而,那种盎然的生机却深深感染了我,长久以来笼罩在心头的阴霾忽然间烟消云散。

花残红雨飞,柳暗青烟密的日子会接踵而来。粉憔胭悴,绿暗红稀的时日会如约而至,难免有“流水落花春去也”的伤感和“花落人亡两不知”的悲苦袭上心头。亲人的匆匆离世,家人的身染沉疴让我泪眼婆娑,感叹流年不利,诸事不顺。我不求富贵,不拜权贵,不乞名利,我求什么?拜什么?乞什么?不求,不拜,不乞,我得什么?我惟愿家人平安健康,我愿磕长头拥抱尘埃,我愿在佛前苦苦跪拜, 佛曰:这是一个婆娑世界,婆娑即遗憾 。没有遗憾,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体会快乐。在疾病和痛楚面前,人是那样的无奈和渺小。也许正是因为生命的短促和美好,方显她的弥足珍贵。

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。没有春花的零落成泥,哪来秋实的硕果累累?没有痛苦的挣扎和蜕变,哪来华丽的转身和赏心悦目?青春在苦涩的汗水和泪水中熠熠闪光,年华在岁月的沧桑和风尘中沉淀厚重。

也许流年轻舞,花开不败只是一个让人沉迷千年的梦幻,然而,谁能阻挡一条河流走远?谁能阻挡美满家庭里有朝一日生离死别的到来?既然不能,今世还有什么化不开的心结!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